即时信息

保山新闻网2010 >> 正文区

一个抗战老兵的滇西往事



保山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0-05-31 10:50:51    保山日报     字体:

今年110岁的抗战老兵付心德。(杨开庆\摄)

1944年6月上旬,中国远征军十一集团军总部人员在龙陵前线组织进攻。

  ●编者按:

  今年是滇西抗战胜利65周年,作为中国抗日战争重要组成部分的滇西抗战,它是我国八年抗战中最早向日军发起战略性反攻,同时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反法西斯战场从失败走向胜利的转折性战役,亦是近百年来中国抵御外侮,取得彻底将入侵者赶出国门的首次胜利。

  如今,滇西抗战已经成为云南历史文化长河中最引人关注的一个文化品牌。而更多关于那场战争的探寻和研究这些年来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深入和拓展,力求更加接近历史的真相,让今天的人们更加认识到和平生活的来之不易。

  记者此次对110岁抗战老兵付心德的采访正缘于此。

  一棵大树

  白发是荣耀的冠冕。因为他的存在,那间已经住了50多年的普通农舍不再灰暗。而他更像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扎根于神奇的滇西,历经百年风雨依然挺立,见证历史,守望和平。

  他是迄今国内已知最年长的抗战老兵,被誉为“抗战活化石”。因为66年前的那场滇西抗战,他跌宕起伏的百年人生成为一个传奇:亲历战场,却险处逢生;遭遇患难,却从不报怨;生活清贫,却从容淡定。他靠着坚定的信念和隐忍的良善品格与这个伟大的民族共同见证了百年复兴大业的艰难跨越。

  他,就是今年已满110岁的抗战老兵付心德老人。

  5月11日,也就是66年前中国远征军开始向怒江以西日军发起全线反攻的纪念日,记者在滇西重镇龙陵县城龙山镇一条简陋的巷道里找到了付心德老人的家。当天,龙陵城风和日丽,老人正躺在家门口的椅子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光影里的老人绝对让人过目不忘:黑发早已成为雪白,银丝挂满脸庞,深深的皱折印满额头,慈祥的双眼依然明亮,思路谈吐清晰明了,只是听力稍有不顺,而微微颤抖的双手则让人深感岁月的沧桑。

  66年前的5月11日,44岁的付心德作为中国远征军71军第二野战医院少校医务主任正在位于施甸太平的野战医院转运伤员。他说,当大反攻开始时,上级命令他继续留守太平,配合地方军民合作站处理各项战时任务以及伤员转运工作。组织向导、担架、运输,维持战时战后地方秩序。他深有感触地说,滇西的老百姓好啊。从后方运到前方的运粮队伍,挤挤攘攘,络绎不绝,昼夜不停。反攻之初,保山县每日出动的民夫要在3万人以上,骡马驮牛要在6000匹以上,他们帮远征军挖战壕、筑工事、运材料、修便道。大反攻渡江临近,备战紧急,渡口附近住户几乎举家应征。最繁重的任务是运粮和运弹药,当时多数地方不通公路,大量军品只能靠人背马驮。最让付心德感叹的是运粮队伍中的那些妇女。她们多数是身背粮袋,胸前兜着待哺婴儿。有的还是“金莲”小脚,双脚被磨破,鲜血洇红了泥路,尤为悲壮的是要数翻越高黎贡山的妇女运粮队。为把30万公斤粮食从怒江边急运到腾冲,3000多名妇女,身负20公斤粮袋,有的还要胸兜乳婴,跋涉在浓雾升腾、大雨瓢泼、空气稀薄的高黎贡山山巅。他们时而踏着激战后古道上的腐尸臭水,时而手拉手攀援在狭窄苔滑的山道上,尽管步步小心,脚脚留神,可还是有不少人被死神带走。

  “为了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大家都拼了。”付心德颤抖着嘴唇说。

  显然,一说到抗战,老人有一肚子的话要说,那些60多年前的经历和往事顷刻间扑面而来……

  血战龙陵

  付心德经历的这场龙陵争夺战,则是整个滇西反攻战中规模最大的要塞争夺战。在长达4个多月的战斗中,中国远征军先后投入11.5万以上兵力,经过3次拉锯争夺,共毙敌10640人,而远征军伤亡官兵则达到29803人。龙陵战役成为滇西反攻作战中,耗时最长,牺牲最大的攻坚战,但也是歼灭日军最多的战役。此役之后,日军已无险可守。中国远征军乘胜追击,于1945年1月20日攻克畹町,将日军赶出国门!

  付心德是河南襄城人。家里有五兄弟,他排行老二。父母亲都是实实在在的庄稼人。在家时,他读过几年私塾,识字习武。1927年,他当了兵并在当地基督教教会办的传教医院学习系统的西医医术。

1944年10月29日,总攻龙陵的战斗打响,各攻击部队迅速进入战斗位置,向敌阵发起强大攻势。

反攻龙陵的战斗打得十分艰苦,中国远征军战士伤亡很大,保山县地方政府组织了大批救护队伍及时将伤员运往后方救治。

  1937年抗战爆发后,他先后参加了上海“8·13”之战、南京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等战役。1943年随军入滇。1944年6月4日,中国远征军七十一军攻击龙陵得而复失,前线吃紧。7月4日,付心德随部队开赴龙陵前线战地医院。

  从这天起,付心德亲眼见证了一场世界战争史上都堪称惨烈空前的战役——龙陵争夺战,其中,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攻打龙陵城外围的勐岭坡、老东坡、华坡这三个最关键的攻坚战。

  在历时8个月零16天的滇西反攻战中,主要的战役有松山攻坚战、龙陵争夺战、芒市追歼战、腾冲争夺战、平达围歼战。而在这场大战中,龙陵因地处滇缅公路这条战争生命线的咽喉,因此成为中日双方交战的核心地区,战斗甚为惨烈。

  “死的人太多了”,付心德老人沉浸在回忆中。作为一名历经多次战役的战地医官,经历过的战争场面已是无数,但对龙陵争夺战的悲烈,老人还是感慨万千。“那些英勇牺牲的远征军啊,现在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们的英勇故事呢。和他们比起来,我不值一提”。老人一再谦逊避谈自己,他给我们说得更多的是他所知道的那些血洒疆场忠勇无比的远征军将士。

  在攻打勐岭坡前,前线不断有伤员被转运到战地医院,付心德印象极为深刻的是八十七师二六O团九连的一个中士班长,叫李桂。李桂是昆明官渡人,部队驻昆明时投军,为二等兵。当时20出头的李桂身高体健,举动活泼,喜好射击,后升为中士班长。1944年6月6日,部队首攻龙陵大坝之敌,李桂冲锋陷阵,身先士卒。在攻击5255高地时,李桂不幸头部受伤,双目失明,把他送到野战医院时,有人劝他回家养伤,他愤而回答:“我虽双目失明,但心不死,日军的鬼影常常在脑子晃动,我恨不能捉而杀之。如今日军不退,抱愤苍天,回家又有什么作为!”他数次自离医院摸上阵地,都被战友们找回。“有这样的英勇壮士,我们一定能打败日本鬼子!”付心德激动地说。

  战争就是生死场,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瞬间就在你面前倒下,那才是最残酷的事。在勐岭坡战斗中,付心德带领着3位医生、4位护士和1个担架排,在战场前沿负责抢救伤员和掩埋尸首。“死伤的人像滚豆子一样的倒下,鲜血染红了整个战场,可以说,一寸土地一寸血……”付心德老人声音放得很大的说。

  和付心德私交甚密的八二七师二六一团上尉连长高介军,是山东蒲台人。英勇善战,曾多次受到嘉奖。1944年7月,部队二战龙陵转进黄草坝时,他已是积劳成疾,因长期营养不足,导致严重的胃病。但他仍带病率士兵40多人,在风吹坡垭口阵地与敌人周旋了10多天。高连长饮食不进,人瘦得不成样子,又值龙陵雨季大雨滂沱,但他从不后退。7月13日在攻击勐岭坡时,他们担任主攻,他身先士卒,在3小时内将勐岭坡完全占领。次日早晨,敌军以八九十名兵力反攻,高介军率全连所剩无几的官兵,与敌拼杀三四个小时。敌势虽猛,仍未得逞。后来敌又增援,高介军连长率仅存五六名战士与敌战斗,与冲上来的日军展开肉搏厮杀,殒血疆场。

  “他牺牲的时候才30岁。”付心德老人说。在付心德带领救护队在阵地收复后见到高介军和他的战友们时,只见阵地上尸横遍地,血肉狼藉。因为两军拼死肉搏,两军士兵相拥撕咬而死者有80多对,而高介军牺牲时嘴里还咬着一个日本兵的耳朵。战斗之惨烈,可见一斑。

  而在争夺老东坡的战斗中,付心德印象最深刻的是87师由勇敢善战官兵200名组成的敢死队,攻击大团山奋勇杀敌的故事。当时,敌我双方对老东坡的争夺已到了关键时刻,1944年8月20日晚,奋勇队200勇士潜入大团山,出其不意地冲向敌阵猛投手榴弹,敌人遭到突然袭击,一下子惊惶失措,斗志全无。我新二十八师奋勇向前,很快占领了大团山。当大团山战斗结束后,敢死队又迅速潜回青山主峰。很快摸掉敌人哨兵,激战40多分钟,把盘锯在青山主峰的敌人击溃。随后,大团山、古泽山、青山被我军全部占领。

  老东坡因是龙陵县城的屏障,成为日军据守龙陵诸多据点之首。所以,双方争夺异常激烈,此战历时35天,与敌肉搏达20余次,歼敌1000多人,我军伤亡达2000多人,八十七师奋勇队200名队员,当战斗结束时仅剩60多人,队长刘章祥,失去双腿后,仍坚持战斗,直到壮烈牺牲。

  “为了掩埋牺牲烈士的尸首,沿龙新河边的那些树都给砍光了。老乡们还将自家门板拆了,给烈士送行。更多的战士则是在阵地上挖个坑集体掩埋,因为死的人太多,战斗又紧,实在没办法。”付心德在抢运战友尸体的过程中,也多次差点被敌人枪弹击中。“万幸啊,那子弹是不长眼睛的,想想那些刚穿上军装又没啥作战经验的年轻战士顷刻间就死在沙场上,人的心怎能不痛呀!”付心德那带有河南家乡口音的话语震颤人心。

  在激战华坡时,战斗更为激烈。付心德记得有一个是八十七师二六一团第三营营长叫管甲东,他是江苏安县人。1944年9月13日,因新二十八师伤亡太大,管甲东奉命率领本营1000多名士兵,前往接替新二十八师华坡阵地。这时,敌人援军初到,于当晚10时向我华坡阵地猛烈攻击。第二天上午,敌又增援四五十人,企图最后一搏,在紧急关头,团长问:有无必胜信心。这时,虽然官兵伤亡将尽,但管甲东仍坚定的回答:“我如不死,阵地必在!”他对士兵说:“华坡就是我全体官兵的坟墓,我们要以必死的决心,与阵地共存亡!”战斗进行得激烈而残酷,全营官兵伤亡殆尽,管甲东用刺刀、手榴弹与敌浴血搏斗,壮烈殉国,终于保住了华坡阵地。

  “像这样的英勇故事在这场战役中太多了。而在整个滇西大反攻中,中国远征军付出了6.7万人的代价,共歼灭入侵日军2.1万人,取得了胜利。不容易啊!和平来得不容易啊!”付心德老人早已泪流满面。

  穿越百年

  付心德总结说,吃素菜彼此相爱,胜如吃肥牛彼此相恨。人和人之间多一些爱和宽恕,才有和谐。少一份仇恨,就少一份苦难。多一份爱心,就多一份平安。常常怀着一颗谦卑感恩的心,凡事包容,凡事忍耐。这就是一个抗战老兵这一生最大的感悟。

  1944年11月3日,龙陵完全光复。付心德随大军继续向芒市推进。并在畹町见证了把日军赶出国门的那激动人心的时刻。

  1945年1月27日,滇西反攻作战的中国远征军与驻印中国远征军进攻缅北的部队,在畹町附近的芒友胜利会师。抗战胜利后,付心德离开部队,解甲归田,从此留在了龙陵。同年,付心德与比他小20多岁的龙陵姑娘李竹芝结婚。婚后,他们育有六男一女。如今已是四世同堂。抗战后至今的60多年间,付心德经历了无数的磨难,但他一家人始终不离不弃。他用他的爱心和医德为很多乡亲免费治病,深得人心。乡里邻里皆亲切的唤他付医官,而他的本名很多人并不知晓。他至今坚持三不原则:不吃肉、不喝酒、不宴请,过着恬淡知足的田园生活。如今,每天早晨他还会去为88岁的老伴到街上买早点。老俩口半个多世纪相濡以沫的故事在街坊间传为美谈。

  回首这一个多世纪的岁月历程,虽然遭遇了众多生命苦难,但付心德老人却始终不言苦。他说,人生就是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的过程,关键的是,在每一个困难之中我又学到了什么?悟到了什么?

  解放后,和众多抗战老兵的遭遇一样,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付心德受到了极不公正的对待,他被打成反革命、敌特分子被劳教、下放,最终完全失去工作。最让付心德老人感到内疚的是,因为他的特殊经历,孩子们在那个极左时代都受到了牵连和歧视。在就业、婚姻、生活上都受到了极大影响。在七个儿女中,除老六读到了高中,当了兵,工作稍好外,其他的人都只读了小学就辍学了。1958年出生的四姑娘付政琴说,就是受不了被人歧视的眼光,到学校去简直就是一种折磨。说起那些年家里面所遭受的苦难,付政琴告诉记者,1969年近70岁的付心德被下放到他曾经打击日本鬼子的松山长岭岗劳动,心情实在难以描述。而母亲刚生下老七,就因长期营养不良而造成全身瘫痪,致使老七不得不送了人,后因几个兄弟姊妹的坚持,老七才最终和家人团聚。当年才五岁的老六付先荣说,当时哥哥姐姐抬着母亲从龙陵城到长岭岗去找父亲,贫困交加的一家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即使这样付心德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他告诉家人,这算什么苦,比起和日本人打仗那会,这点苦算什么?付心德经常给孩子们讲当年抗战时的困苦和艰难,更多的是讲当年远征军将士英勇杀敌的故事。

  那时候,由于运输困难,物资匮乏,缺吃少穿在中国远征军里成了普遍现象。军人们不仅随时面临枪林弹雨的生死考验,同时也要接受饥饿严寒的威逼。“参加松山、龙陵打仗那阵,感觉到经常是饿着肚子熬过来的。战士们干粮袋里有点米也是掺着谷粒、沙子的陈米,有时实在饿不住了,煮都等不得,倒点出来泡上水就吃。天天爬山,鞋子供应保证不了。常是1个月发给1斤火麻,发给一点破烂布条,自己动手打草鞋穿。当这点都保证不了的时候,就自己找来包谷壳打草鞋穿。但包谷壳草鞋根本不牢,才穿几下就烂完了。”正因为经历过这么一段近乎非人的艰苦,尽管付心德现今生活仍然清贫,但他对眼下的生活已非常满足,用他的话说,“现在的生活,跟打日本人时的苦相比已是强过百倍”。付心德告诉记者,攻打龙陵时,公路还在日军控制之下,靠人背马驮绕道运送的粮食弹药难以满足部队需要。空投呢,又因大雾弥漫、敌我双方胶着,飞机在半空盘旋一阵又返航了。战士们没有吃的,饿得吃生洋芋,吃树叶,衣裳穿烂了也没得换,连团长都是屁股露在外面。就是这样一群队伍把日本鬼子赶出了中国,取得了滇西抗战的胜利。面对那些早已逝去的英灵,我还活着,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如今,一切都成为过去。当年瘫痪的老伴五年后奇迹般的恢复正常,至今儿女们都不知道付心德究竟用什么药治好了老伴的病。付心德目前是龙陵仅存49名抗战老兵中年岁最大的。现在每月他享受着城市低保金和百岁老人补贴共225元。而七个儿女对老人的一片孝心也让付心德颇有成就感,他说,我的儿女们虽然都不富裕,但心眼好,懂得去爱身边所有的人,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平安。

付心德和88岁的老伴 (杨开庆\摄)

  他对孩子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活一辈子不容易,但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在任何时候都要爱国。现在这个社会好,国家强大了,和平更重要了。

  问起他的养生之道,他只说四个字:知足常乐。

付心德老人在热情的送客 (杨开庆\摄)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选自《中国远征军滇西大战》图集


编辑:姜永华           

我要说说 】 【 打印 】 【 推荐 】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