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新闻中心 社会民生

    一凿一雕间的执着!保山龙陵有位木匠艺人,他叫刘祥德

    2020-09-18 10:43

    “笃笃、呲嚓呲嚓......”,只见一位背影坚挺的老艺人端坐在小马扎上,正聚精会神地用手中的钉锤和錾子在一块木板上敲击,伴随着他清脆的敲击声,一块块木屑向四周扬洒……不一会儿,当他欠身站起来时,奔马游鱼、飞鹰松鹤、牡丹荷花等一幅幅生动的图画就在木板上成形了,看上去犹如活了一般跃入眼帘。

    这位老人就是家住龙陵县龙新乡龙新社区大桥组、今年64岁的木匠老艺人刘祥德。从上世纪80年代初学艺开始,虽然经历了生活的不易和时代的变迁,但40年来,刘祥德却从未停止过手中的木匠活路,默默用自己的一颗匠人之心静心守护着那些年的老手艺。如今,年过六旬的他虽然已不像从前那样走村串寨揽活养生,手中的活计也不像从前那样有名。但让刘祥德欣慰的是,因为受到自己行为的影响,他的儿子刘宽兵已从他手里接过了传承木匠工艺的接力棒,甚至还在读小学的孙子每天放学回家也缠着爷爷教他画画,一家三代人继续诉说着老木匠和新师傅在木工技艺里的情怀坚守。

    绘画天赋初现

    说起做了一辈子木工活计的刘祥德,家乡四邻五社的乡亲们都会竖起大拇指,因为人品好、手上的木工活计又自成一道。刘祥德很受大家的尊敬,寨邻寨舍的年轻人都亲切地叫他老祥叔。“一支画笔、一张画纸,一笔一画就是50多年,一把凿子、一块木板,一凿一雕就是30多载。在我们村,大家都喜欢他的木工活路,老祥叔的手艺没得说。”

    第一次见到老人家时,他家门口的那株李子花开得正盛,盘虬的枝干上洁白的花朵层层叠叠,在湛蓝天幕的映衬下格外漂亮。走进小庭院,老祥叔正坐在廊台上专心致志地绘画,饱满的莲蓬、田田的荷叶、惟肖的鲤鱼、可爱的福娃,一幅《连年有余》的作品即将完工。

    放下画笔,摘下老花镜,和蔼的老祥叔慢悠悠地讲起了自己的从艺经历: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因为班主任喜欢画画,在老师的影响下他也迷上了画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花草虫鱼、山川河流百画不厌。

    “因为家里穷,小学没读几年就只能回家了,但我对画画的热爱却没有减弱。”老祥叔回忆道,“放牛的时候,我会看着天空的白云、远处的山峰,用手指跟着它们的轮廓画;会挤出钱来买上铅笔、画纸来上一场‘奢华’画;再后来,条件稍微好转一点之后,一支笔、一张纸成了我手中的‘宝贝’,闲下来就想画,不画还不习惯,这些年来还真跟着自己的兴趣爱好画了不少。”

    随后,老祥叔便从柜子里翻出了他的许多画作。《志在龍门》《松鹤延年》《富贵有余》《大展鸿图》《合家欢》《年年有余》《观音坐莲》《马到成功》等一幅幅画作既有时代的烙印,又有美好的希冀。翻看这些图画的时候,老祥叔的神情格外安详。

    精华在笔端,匠心刀下显

    “回家后,虽然没有老师教我了,但我仍然喜欢画画,画画让我心情宁静。”老祥叔接着回忆道,“到了1981年,为了维持生计、养家糊口,我开始学做木工,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木匠’,画画爱好为我做木工装修增色不少。”

    墨斗、推刨、凿子、小锤、刻刀等,在这些简易工具的辅助下,年轻时的老祥叔开始了木架房的装修。修柱子、刨木板、斗榫卯,板壁、顶板、窗棱,一堆堆木材变成了一间间木架房。

    刚学装修的时候,老祥叔没有少挨刻刀、凿子的“亲吻”。手上留下的道道伤疤和层层老茧便是艰辛的最好见证,老祥叔的木工技艺也随着岁月的流逝日益提高。

    “三四十年前,建房盖屋是一辈子的大事要事,尤其在农村更是如此。”老祥叔介绍说,那时人们一辈子辛辛苦苦攒下“牙缝钱”,就为一间房。房子立起来后,手头稍微宽裕的人家就连装修一并做了,有的人家一间房架子立起来后,还得等上好些年才能装修。既然如此来之不易,在挑选木匠师傅时,自然要选择“性价比”高的。所以,那时的木匠师傅们很吃香,尤其是木工活做得好的师傅就更不用说,事情堆着做。

    俗话说“慢工出细活”,木工活便如此。那些年,木房从推刨柱子到穿梁竖房,再到装修入住,是数月乃至年数的活。木匠师傅们也会两三个人约在一起“抱团”装修,在主人家的盛邀之下,走村串寨的装修,并在主人家吃住下来,一心一意地做木工。在当时,一间房屋从竖房子到装修下来,木匠们能有几千元乃至近万元的收入,真正属于手艺养家、令人羡慕尊重的手艺人。

    老祥叔说,要想自己的木工活路受人欢迎就必须有自成一道的手艺,而老祥叔后来自创的、将自己的绘画技巧融入木工活路的手艺当年就备受寨邻的喜欢。“当年在建房时,很多木工活都很简单,无论是门板还是窗棂都是空唠唠的一块板。”老祥叔说,那时他就心想,自己不是会画画吗,何不将自己会在手上的技术用在木工活路上呢?从此后,每当做木活的时候,老祥叔会经常琢磨着如何把自己的画画技能融入木活中。后来老祥叔就在木板上画稿成图,然后精心雕琢出一幅幅寓意吉祥的图案,装修好的板壁、窗棱、门楣等格外好看,深受乡邻们喜欢。“那时,我还常常被请往德宏州等地做木房装修,就是凭借着自己的这般手艺不仅维持了整个家庭的生活,还拉扯大了几个孩子。”

    一花一草精雕细琢

    子承父业,青出于蓝胜于蓝

    刘宽兵是老祥叔的二儿子,也许是受到了父亲感染,5年前,刘宽兵开始全心传承父亲的老手艺。对于儿子的子承父业,老祥叔虽然没有明说,暗地里却格外欢喜。虽然不能继续做装修的活,但画画仍然是老祥叔茶余饭后的“精神食粮”,他经常帮助儿子在木板上画画,再交给儿子雕刻。

    为了帮助儿子尽快成才,老祥叔还特意在院子里搭建了一个简陋的工棚,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制作了简易的刨木台、打孔架等。儿子外出忙活时,老祥叔经常在这儿消遣时光,将一个个木头进行塑型雕刻,或龙或凤,或花或草。问及这些雕刻能否带来一定的收入,刘宽兵说道:“偶尔能有一两样能变卖成一点钱,多数也就是老人家玩个兴趣爱好。但是话说回来,老父亲和木头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只要他喜欢,就让他去做吧!”

    刘宽兵也认真学习、做事扎实,学绘画、学雕刻,渐渐走入了门道。“我父亲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这门手艺,我从小看着他做木工长大。虽然以前学习条件不好,但是老父亲还是把这门手艺完完整整地学会并传承下来。”刘宽兵说,“到了我们这一代,机器制造业已经很发达,但是手工艺还是有它存在的需要和意义。所以我要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并融入一些现代的工艺,彰显时代特色。”

    如今,刘宽兵一边地向老父亲学习,一边积极向外地师傅学,手艺日渐提高,在传统与发展中获得了长进,也赢得了村民的好评。邻村的李伦富对木房情有独钟,投资100多万建盖了一间楸木房,木艺装修的活就交给了刘宽兵带队的木匠师傅们来完成。在传统手艺与现代工艺的巧妙结合下,整座房屋的装修格外漂亮,不仅主人家表示满意,村民们也啧啧称赞。大家都说:画工,父亲强;但雕工,儿子更胜一筹,结合在一起相得益彰。

    在传统木工和机器木艺的世界里,老祥叔默默守着对传统木工的热爱和追求,作画、装修大半生。老祥叔常说只有静下心来,多练多画多观察,才能下笔如神;多雕多刻多实践,才能不愧老木匠的名头。入门5年的儿子刘宽兵表示,既要继承传统,又要与时俱进,要继续多学多练多研究,力争早日成为木工师傅中的行家里手。刘宽兵刚上三年级的儿子也爱上了绘画,学习之余喜欢涂涂画画。每当看到孙子充满灵气的画作,虽然略显稚气,但老祥叔满眼都是欣慰。

    如今,只要走进龙新社区,你就会看到老祥叔父子沉浸在木艺世界里作画、雕刻的身影。虽然历经岁月的侵蚀,老祥叔正在慢慢变老,但不变的却是这对父子沉浸木艺、坚守的匠心。

    ● 崔敏 徐静 陈海頔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钱秀英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