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新闻中心 人物风采

郑家文:只为盛开在大地的微笑

2018-04-16 16:08 保山日报 刁丽俊 范南丹

1

在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让农民增产增收始终是一个重要的命题,也是农业专家郑家文的使命。36年间,他始终以知识分子的责任和良知努力寻找让农民增产增收的法宝。从农家子弟到二级研究员,郑家文在自身的成长中见证了父老乡亲从贫困到富庶的变化。

他主持的“水稻低温冷害”课题,在八十年代解决了腾冲、龙陵中高海拔地区几十万人的吃饭问题;他主持的优质啤饲大麦新品种选育和栽培课题,彻底解决了保山“冬闲田地复种指数低、大小春两季节令矛盾突出、饲料缺口大”的三大难题;“水稻扣种稀播培育带蘖壮秧”课题则为中海拔稻区稳产高产提供了科学依据,让老百姓得到了巨大实惠。

如今已经62岁的郑家文说:“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我与农民有着血浓于水的天然联系;是党和人民培养了我,我应该把所学的农业知识应用到生产当中去,奉献给农民,回报给社会,这是做人的天地良心。”

与保山农业结缘

2

1977年12月12日,郑家文与全国许多学子一样,满怀激情和期待走进了高考考场,迎来了他命运的转折点。

想到父母乡亲还未解决温饱,农村的种植技术还很落后,郑家文在填报志愿时毅然选择了云南农大农学专业,并如愿以偿。

1982年1月,郑家文从农大毕业,分配到省农业委员会工作。

1984年12月,省政府在昆明农展馆召开全省第一次人才交流会,保山地区在人才交流会上的第一个招标课题是“腾龙水稻低温冷害防御对策研究”,看到这个课题,郑家文就没挪动脚步,对这个问题,他有切肤之痛。

郑家文出生在中缅边境瑞滇公社一个叫郑家园的小山村里,那里海拔高,雨水多,气温低,阴冷潮湿的低温天气导致水稻病虫害多,产量低。大多数人家粮食不够吃,用山茅野菜充饥几乎成了普遍现象。

“解决这个生产难题我有一定的专业基础,为什么不回去为家乡尽力呢?”于是,郑家文的命运再次迎来转折。1985年1月21日,郑家文从云南省农业委员会调到保山地区农科所工作。

回到保山的郑家文,立刻投入到水稻低温冷害研究课题,并长期在腾冲固东驻点。白天在田间地头搞科研和推广,晚上就在罗坪村谷家寨的牛圈房里,点着蜡烛分析研究解决办法。

“住牛棚搞科研何惧蚊叮鼠咬,走村寨推科技不分春夏秋冬。”这幅对联,是郑家文蹲点时自娱自乐写下的,而这也是对他多年扎根农村的真实描述。

郑家文在调查中发现,籼稻是老百姓种了多年的品种,整个周期需要180天以上。存在耐低温能力差、生长周期长的问题。而“粳稻”,生长周期只需175天左右,耐低温能力可提高1—1.5度。“在植物的生长里,这是个了不起的温度,可以大大提高其防病能力进而保证产量。”“我在与当时的课题主持人、地区农科所所长毕景亮多次探讨后,一致认为在低温、多雨、寡日照、高海拔稻区解决低温冷害问题,最重要的防御对策是推广粳稻,减少甚至不种籼稻——即‘籼改粳’。”郑家文说。

一开始,当地百姓并不接受籼改粳。郑家文就带领农科人员在固东搞了580亩“籼改粳”样板田,推广品种是“京国92”,当年就获得大丰收,平均单产达到500多公斤,高的达到600公斤。远远超过了原来籼稻300公斤的亩产量。

产量高的事实虽然得到老百姓普遍认可,但植株矮的问题仍然影响着粳稻推广。粳稻植株在85公分左右,而籼稻在110公分至120公分,老百姓觉得植株的问题直接影响着耕牛饲料及圈粪的多少。为此,郑家文不厌其烦地给有疑问的农民解释:籼稻每亩有18—19万根稻草,粳稻则有28—29万根,只要把粳稻比籼稻多出来的10万根稻草剪成两截,分别再接在另外18—19万根粳稻稻草上,是不是比一根籼稻高呢?通过他的科普,农民们满意地回去了,粳稻也在当地得以推广。

1986年,不少当地百姓看到粳稻丰收景象,跟着大面积铺开,当年面积达到6789亩。因粳米市场价每市斤比籼米高1角,老百姓积极性更高,1987年,固东全乡达到17917亩。特别是1986、1987两年,保山全区都是少有的低温冷害天气,而腾冲北部刚好改良了品种,避免了大面积的减产。1988年固东达到1.9万亩,占全乡水稻总面积的80%左右。这年,腾冲在“籼粳交错区”达成了改粳的共识,全县几十万人的粮食问题得到了解决。

在以粮为纲的年代,郑家文的项目无疑是农民增产增收的稳定剂,无论在腾冲固东,还是稻浪翻金的保山坝,老百姓只要见到郑家文头戴草帽的身影,见到他黝黑朴实的笑脸,就对脚下的土地充满了希望。

为了大地的微笑

3

在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让农民增产增收始终是一个重要的命题,也是农业专家郑家文的使命。36年间,他始终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努力寻找农民增产增收的法宝。

八十年代中后期,在保山坝,小麦收割时节常遇连天阴雨,这样的极端天气让本该收获进仓的金黄麦粒在阴雨中发芽变臭,农民站在田里欲哭无泪。

一次下乡途中,郑家文刚走进一户人家就闻到一阵酸味,那是一家7口人正在吃发芽面粑粑,郑家文知道这样的粑粑是非常黏嘴的。只见两个70多岁的老人手里捏着半个粑粑,用掉了一半的牙齿使劲嚼动却无法下咽,身边的两个小孩子则粘得一嘴一脸都是。郑家文要了半块粑粑喂进嘴,一大股酸臭味袭进口腔。老百姓苦啊,他下决心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一年中,小麦的生长周期为180天左右,中海拔以上大春水稻的生长周期也在180天左右,大小春两季生产节令矛盾是当时保山种植业上存在的主要问题。实际上,这个生产难题全省都存在。”郑家文说。

通过大量查阅资料和走访调查,郑家文对小春作物逐个分析、排查,最后得出结论:大麦是生长周期最短的小春作物,如果能够大面积种植大麦,大小春两季节令矛盾就有望彻底解决。

要选育出早熟高产优质的大麦品种决非易事,这成了摆在郑家文面前的又一道大难题。“书上得来终觉浅,事非经过不知难。”既然认定大麦可以早熟高产优质,就一定要亲自搞试验。1988年冬季,郑家文带领科研团队开始大麦新品种选育试验和小面积示范,并最终确定大麦新品种为“啤饲大麦”。为什么叫“啤饲大麦”呢?郑家文认为这种大麦今后既可以生产啤酒,也可以做饲料。

后来的推广实践证明郑家文的判断是正确的,“啤饲大麦”生长周期只需150天左右,比小麦提早一个以上生产节令;平均单产比小麦提高10%,“啤饲大麦”不仅在保山大地得到推广,还得到全省科技界的认可,并被写入《云南省人民政府“十五”农业发展纲要》。到2016年,保山市啤饲大麦发展到51.2万亩,单产250公斤,成为了全市小春第一大粮饲兼用作物。有了“啤饲大麦”的山区农民饲料充足了,养殖业也步入良性循环轨道。

1988年至今,郑家文和同事筛选出适宜云南各地气候环境的大麦品种近20个,成为保山、楚雄、临沧等州市主推品种,并陆续向全国大麦种植区推广;1988年以来,他和他的科研团队累计选育出获国家新品种登记大麦品种9个(并且是云南省首家),获植物新品种权保护2个(其中,大麦和小麦各1个),获省级审定13个,获市级审定的大麦新品种3个。

从跨进云南农业大学开始,郑家文就注定一辈子离不开土地。“我目睹了在温饱线挣扎的农民依靠科学技术一步步走向富足,人均纯收入从几百元增加到上万元,从茅草房搬进了小洋楼,受教育程度大幅提高……但念众生皆温饱,农民增产增收的幸福微笑就是我最大的幸福。”郑家文用这句话来概括他近40年的收获。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