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历史文化 本土文学

糯米团子里藏着我们清明的思念

2018-04-08 11:02 保山日报 罗春莉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南风一吹,春雨飘洒,人间四月,清明至上。苏轼的一阙悼亡诗让“生死两茫茫”的喟叹不知不觉地又爬上了心头。

儿时,低矮的瓦房里,我依偎在公公奶奶的身旁,奶奶忙着打“裱布”,公公抽着旱烟。听到小贩叫卖甜白酒的吆喝声,我拔腿就追,奶奶蹒跚地追在后边。追到的时候,我舀起一勺子甜白酒喂到奶奶口中,沁入心脾的甜蜜让她的皱纹全然舒展开来,怒气也已烟消云散。

公公和奶奶素未谋面,掀起红盖头的那一刻便是相伴一生的开始。公公一贫如洗,为了生存,他变卖了奶奶所有的嫁妆。每次都许诺:“等日子好了,我买还你。”这样的口头承诺直到公公离去的那一天都没有实现。整理旧物的时候,奶奶念叨着:“这个老倌儿说是要买还我的东西一样也不见。”他这一生终究是欠了奶奶的。公公走后的第十年,奶奶也离开了。

1

奶奶在世的时候,每年清明,她都会拄着拐杖去公公坟前扫墓,还会雷打不动地精心准备好糯米团子。施甸的糯米团子披着玉白的外衣,不似上海的青团,粳米面里揉进了青麦苗或艾叶的汁水,一抹春色,一道春味,那么地显而易见。糯米团子保持着糯米面最初始的色泽与味觉,但是糯米面的粘性束缚团子的成型,要添加适当粳米面之后才会得以驯服。作为一道春季节令小点,糯米团子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春色,明媚的春光就隐藏在馅儿料之中。

青蚕豆,从秋天开始,就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开花结果。蚕豆花并不引人瞩目,花序躲在绿叶之中,白色的蝶形花冠,黑色的斑点,俨然跃跃欲飞的蝴蝶。它从不炫耀花期,只顾忙着累累结荚。数月,青蚕豆成了人们餐桌的春鲜,煮汤,炒白花、蚕豆圆子……重复着平凡简单的一年一生。

清明,青蚕豆快要接近尾声,抓住青蚕豆的尾巴,蒸一笼糯米团子。这种将糯米面、青蚕豆、茴香、火腿或是香肠融合的天衣无缝的团子,用来祭拜先人,是生者和已故亲人之间一种温暖的维系。

2

每到这天,奶奶就会取出晒干的糯米面,加水,唤起糯米面天然的细腻粘稠;清晨摘取的青蚕豆清甜可口;小菜园墙角的茴香嫩蓬蓬地撑起了绿伞;房檐下的老火腿附着着厚厚的霉菌。青蚕豆、火腿切丁,茴香切碎,再辅以食盐和草果面炒熟作为馅儿料。取一团和好的糯米面揉团压扁,一勺馅儿料放置与糯米皮中间,包裹起来。糯米与粳米面混合后的柔韧性在手掌的轻柔慢推中光滑弥合,成了一轮轮的饱满的圆月。蒸笼上垫起芭蕉叶,防止糯米团子黏住锅底。

这一颗颗玉白的团子,质朴无华却又温暖包容,团住了美味、团住了细心、团住了温暖的情谊。它安抚着人们经历过生死离别后难以平复的心绪,宽慰着每一颗清明时节流离失所的心灵,更加紧紧地包裹住公公奶奶那个年代遇一人即白首的承诺。

3

泛着响声地蒸笼,氤氲着热气腾腾,香气扑面而来。到了蒸好的时刻,我们迫不及待地掀开盖子,一群白白嫩嫩的糯米团子像极了睡眼惺忪的婴孩。顾不了烫手,一边大口吹着气,一边咬开了细密滑糯的皮,再咬一口,蚕豆的清新、茴香的浓郁、火腿的咸香袭来。一颗颗朴实无华的糯米团子透过味蕾,带着我们遇见了美好,遇见了那些逝去的人与事。

原来,糯米团子里藏着我们永远的、绵长的思念。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