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腾冲市 腾冲新闻

恋上一座城之腾冲

2018-03-21 10:05 保山日报 吴媛媛

听说要去腾冲,心情有些小激动,虽然这次是第二次与腾冲约会。

第一次是去年的盛夏。从保山出发,途经龙陵,芒市,瑞丽,德宏,到了腾冲。在腾冲住了一夜,下了一宿的雨。腾冲给我的印象是干净,温润,冬天干燥,夏天潮湿。出于职业习惯,第一个关注的就是天气,天气预报上说,有阵雨。

这次出发前,保山也变天了。这个坏天气,会不会影响我与腾冲约会的心情呢?

腾冲!腾冲!

顺着保腾高速西南方向,一路上,同行的姑娘们有说有笑,窗外的风景极速掠过,葱茏的山坡上,一棵树上结满鲜红的果子,像故乡的黄果,又像梦中的野橘。从阴霾到明媚,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极边第一城――腾冲。进城时,下起了小雨。街心花园里层次分明的花,鲜艳夺目,路两旁葱郁的树,掩映着写有“全国文明城市”样的红色字牌,在绿叶的衬托下,像一朵朵盛开的红花。腾冲正以“全国文明城市”俊秀美好的新貌,如一个谦谦君子,用焕然一新的姿态,向我们走来。多年前,当地作家刘义马在《腾冲精神》里也写道:腾冲是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名字,腾冲是一方让人情绪冲动的胜地。街道边的商店,整洁干净,有风吹过,摇晃着树木和行人。转角处,写着“美国姐姐”字样的商铺名闯入视线,幽默的大叔调侃说,我们就是美国姐姐,我们轻描淡写地回应并报以微笑。

卸下行囊,一番梳洗后,已雨过天晴。沿着街道一直走,发现腾冲的天空格外清澈,透亮,我们彼此分享着第一次邂逅腾冲的故事,才发现每个故事都有雷同的地方。站在国家基准气象站最高处,腾冲城大片景色扑面而来,吹着三月雨后的风,夹杂着午后的静谧,以及约会的美好心情。参观了气象科普馆,量杯,测风仪,温湿度计等许多熟悉的仪器和仪表,勾起了那些年熟悉的场景:风里雨里雷电夜里走在观测场上的自己,胸中顿生自豪。学习结束,早已饥肠辘辘。三五人围坐桌前,谈笑风生,磕着干燥香甜的瓜子,吃着美味可口的饭菜,分享对腾冲的体验。地道的腾冲乡音,像在异乡的城市,看到了故乡原风景。想对腾冲说点什么,却欲语还休,只有沉浸在其怀中,感受其美好。

东方路

住在东方路,一家舒适高端的大酒店。

窗外视野开阔,建筑物高低起伏。想到白天时看到的两栋白色高楼,风格像两簇从雨后湿润的泥土冒出的硕大鸡枞群,房顶是鸡枞花,房体是鸡枞把。我暗自佩服自己高超的想象力,又被远处金碧辉煌的建筑和灯光吸引。快速移步向前,来到了靖边广场。成群的古老建筑,像影视剧里的旧时城墙,在灯光的照射下,气派中透着庄严。看着凹凸型的城墙,脑海里翻腾着影视剧里枪林弹雨和机关枪,鼻息间满是硝烟的味道。

一路熟悉的店名,相似的街道,恍惚让我以为自己走在保山的街道。走进滇西美食城,就走进了美食的天地,琳琅满目的小吃充斥着整条街道,各种特色小吃眼花缭乱,男女老少三五成群,围坐桌前,一边吃着美食一边谈笑风生,欢笑声,锅子里发出“扑哧扑哧”煮菜的声音,烧烤在架子上“滋滋”地冒着油,吃上几个水果,喝上一壶好茶,聊上几句舒心的话,快哉美哉!尤其是翡翠路边上的小吃店,融合了煎饼果子,锅贴,石屏豆腐,豆花米线,稀豆粉饵丝,酸辣粉,冒菜等各种小吃,引来无数游客,围坐在店铺面前。我和同伴要了两份煎饼果子,老板是一个美丽贤惠的腾冲女人。

“老板,生意很好吧?客人这么多。”热心的同伴问道。

“哇家(我家)在这里开了一年了,来旅游的人多,生意还过得去吧!”女老板一边摊着煎饼果子,一边用浓重的腾冲话笑着回答。

聊着吃着,看着腾冲的夜景,夜已深。

滇西抗战纪念馆和国殇墓园

听说腾冲城西南来凤山下国殇墓园里的桃花开了。对于滇西抗战纪念馆和国殇墓园这些词语,早有耳闻,今天亲眼所见,确实震撼不已。滇西抗战纪念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腾冲人民为纪念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抗日阵亡将士及死难民众而修建的烈士陵园。走进庄严肃穆、气势如虹的大门,里面的静谧与外面的喧哗截然不同。站在这片庄严的土地上,心潮澎湃,自己好像也因这片土地而变得不同。参观过很多类似的纪念馆或博物馆,大多走马观花,未留下过深刻印象。而当看到大屏幕上关于日军屠杀腾冲民众的悲惨画面、陈列着的汽油桶和国殇墓园里满坡的青石墓碑,只觉得全身上下血液翻涌,愤恨的心发出“砰砰”的声音,只差没从胸腔跳出来。

墓园里的桃花开了,红的像血。

人们对死都会敬而远之,而人们不远千里、万里、远道而来,只为瞻仰我们的抗日英雄。到现在我才深刻理解,参观的游客为何对着倭冢又是吐口水又是撒尿。想起那首佚名诗人写的描写腾冲远征军的诗:

我难复自己的内心,

唯有鞠躬鞠躬再鞠躬,

我明白,转过身,

也许,即将开启的,

也同样是一次,远征。

龙江大桥

返回时,经过龙江大桥,亚洲山区最大的钢梁箱悬索桥。远远地就能看到,白色的悬索,像一笼巨大的帘子,横挂在龙江之上。我们停车驻足,瞻望这巧夺天工的中国工匠精神,为中国人的智慧感到骄傲。突然想起那首《云中的路》:

一座大桥穿越云雾,

通向天边连接幸福。

高黎贡下玉带明珠,

一江天堑变通途。

仅仅两次相遇,这里的雨,这里的建筑,这里的美食,这里的人,我已深深爱上,尤其爱他那犹如肩膀般宽厚犹如胸膛般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一如那句歌词:

才分别又想着要见面

我在腾冲等着你

······

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腾冲,后会无期。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