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历史文化 本土文学

    冬至,已至

    2017-12-22 10:25 邓 训 晶

    冬至,已至,屋檐边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飞下片片黄蝴蝶,摇着摇着一年的岁末即将来临。

    时光是把剪刀,剪下一把又一把回忆。那年的冬至又出现在我眼前。“宁穷一年,不穷一节”,每到冬至,妈妈无论怎样都要买一点羊肉,炖上一锅萝卜汤给我们喝。说冬至喝了羊肉汤,一个冬天都不冷,冬至羊肉汤的香味就弥漫在我的童年里。

    可是有一年冬至,却只闻到了香味,没有喝上原汤。那年冬至那天下午,妈妈把很久没用的砂锅拿出来,洗干净炖上汤,就干活去了。叮嘱我看着火,如果火不旺了加点煤,她会抽时间回来看看。还不到十岁的我,尽职尽责地守着灶头,看着火。不久,香气出来了,好香啊,太诱人了。我一边想象着晚饭美味情景,一边生怕炖糊了,就用铁锅铲时不时地去搅动一下。锅铲很重,砂锅就像熬中药用的那种,质量不好。我又不知轻重,使劲搅动,谁知一下把锅底搅穿了一个洞,顷刻间,香气扑鼻的肉汤把火浇灭了。我因为手忙脚乱地,余火把我的刘海也烧了一截。我知道这锅汤对今天的日子是多么的重要,我吓得大哭起来,边哭边抹泪,顿时抹出了一个大花脸。

    我还在抽泣着,听见妈妈的脚步声了,吓得躲起来。妈妈一边喊我,一边去厨房,妈妈的声音僵在了厨房里。一会儿妈妈大声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搞的呀?我吓得更不敢出来,躲在屋后的竹林里。妈妈把砂锅端起来,把剩在锅里肉和骨头舀起来放在盆里,正好老爸下班也回来了,一看就知道是我闯的祸。厨师老爸说没关系,他又重新加水把肉和骨头再熬一遍。虽然香味不浓,但在缺少油荤的年代一样很诱人。妈妈把我从竹林里找回去,帮我洗干净手脸,说今天是冬至,我们要好好地过,不会责怪你,我才破涕为笑。

    一会儿,汤端上了桌,全家人围着桌子吃饭了。嘴刁的妹妹说,汤怎么不香呢?妈妈笑着说,香汤被灶头喝了。那天,为了安抚我,爸妈都给我夹菜舀汤。那年的冬至,至今难忘。

    后来有一年冬至,天上下着雨夹雪,雨中飘起雪花,很小,一飘到地上就化了。天气异常寒冷,我带着父母去喝羊肉汤。那雪白的汤在巨大的铁锅里翻滚着,香味传遍大街小巷。刚进门,服务员姑娘那脆脆的声音就响起来:“几位,里边请!”坐定,一会儿,汤就端上来了。先给爸妈舀上热气腾腾的汤,放上葱花、盐,搅匀,闻闻,好香啊!本想慢慢的斯斯文文地品,可是,味蕾在翻动,不容许我们斯文。我全然不顾淑女的形象,一阵猛喝。霎时,热汤下肚,浑身暖和起来。吃了好一阵,我们终于开始斯文了,用小勺慢慢喝慢慢品。那薄如纸片的羊肉,蘸上特制的豆瓣酱,真是满口留香;那洒了葱花的汤,熬得又浓又白,不愧是隆昌美食一绝。看看窗外偶尔飘下的雪花,我们就这样一直喝着喝着,喝得雪停了,雨住了,才尽兴回家。

    如今的冬至,羊肉馆里有老老少少一大家子的,有呼朋引伴的,有招待客人的……场面很火爆。

    冬至,已至,羊肉汤又飘香了。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