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历史文化 本土文学

月下听说

2017-09-28 15:32 林暐博

乍听“嘴是两片皮,翻来覆去说”,以为“说”很轻易,嘴皮一动一动。其实,“说”耗材费神,唇齿舌鼻喉得用,言语、气息、声音得用,还得想说啥、咋说、说啥用,麻烦呢。“听”就简单了,耳朵竖竖,即可坐享“说”成,饱耳福。约莫如是,我偏爱听,乐意听说。

该乐好,也源于我四五岁到十来岁。那光景,我内向、怯生,不爱说,很少说,也怕说;还有点“Man show”意思,即“闷骚”——表面淡静、内心烂漫,向往说,想得说,很想说。好在那年景,逢着两大语境——山村散装高天下、山群里,物象旷达,怕跟人说,就向天说,跟山说;生产队集体出工干活,用物造物,人多嘴多,难得自说,就听人言,听物语。俩语境,后个更契合我的“Man show”,而且听人言、物语,才是我所谓的“听说”。

这听说,白天、夜晚都可。但我当年,最喜欢夜里月下听说,大约它别有姿致、品致,以致去岁的四十载里,不时浮现如新。这一写,又促动我耐不住想来个蒙太奇,略作回味了。

那年岁,每当夜色把山物、山村、山人变得隐约,夜空还有满月朗照,或残月余韵,悠逸山野姿致的月下听说,可轻巧乐得。只是我的月下听说,当略分俩时段,才好明了:四五岁至七岁,纯粹孩童,乐得的是,童趣版月下听说——跟姊妹兄弟围坐院场,踩着满地清辉,听母亲讲天上王母、犁头星、一窝鸡、桫椤树……传说,父亲讲山乡阿凡提式戴五十六、筲箕菜玻璃汤、“喂,哪里炮响;哦,大家过年”……故事;随父母去生产队公房开社员会,围着火塘,任意坐地,听喇叭唱歌、队长喊话、社员说笑、孩子嬉闹,还听汉子神气骂媳妇“你说话,放屁不如!”,媳妇顺嘴骂回“是喽,你说话,就如放屁!”……;同伙伴趁着月色,到近家林子、洼子捉睡鸟、抓石蛙,听晚风巡回山林,山坡蛐蛐啾啾,山梁夜莺咕咕,深山野兽嗷嗷……。这些听说,若说品致,“童趣”足矣。

七岁到十来岁,已上学识字,渐远孩童;也学着思想,渐近少年。这时段,仍乐得月下听说,童趣依然,却依稀已是童思版——翻山越岭,奔跑几公里山路,追着看露天电影《木乃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南征北战》、《洪湖赤卫队》、《红色娘子军》……,月下山坡、山地,银幕展挂树间,看银幕里的人事,听银幕里的声音,满是新奇、过瘾,还分明听见自己“我要做……”的心音躁动;在暖和的土木楼,边剥包谷,边听父亲讲大珠山人鲁道源、施恩伟刻苦读书的零碎往事,虽未见过他俩,竟分明听见自己“我要像……”的心音律动;没有电灯,就找个静处,借着月光,偷看父亲的大本小本《毛主席语录》、《毛泽东选集》,虽囫囵吞枣,或只看封面、扉页毛主席像,也仿佛听见语录、选集站立成伟岸的声音……。这些听说,若说品致,“童思”够格。

……边蒙太奇,边温故,忽然强烈觉得,当年的月下听说,何止饱耳福?享童趣、启童思,于我,颇有分量,弥足宝贵。也约莫如此,月下听说成了我的传统,乐意听说成了我的常态。

既是传统,便自主承传。只是工作、成家后的月下听说,已属自发的思想版、生活版。闲常,习惯静坐自家小院的石凳,披着月辉,和着灯明,听墙根蝈蝈、夜空孤雁鸣唤,思游天地;看“大家”著作,刘勰《文心雕龙》、柏拉图《理想国》、康德《纯粹理性批判》、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席勒《美育书简》、鲁迅《彷徨》、刘纲纪《艺术哲学》、吕思勉《中国通史》……,从著作聆听真“大家”思想。中秋,不论多少,必备果品、红烛、香火,规矩摆放自家小院的石桌,等到月出东山,先约媳妇、儿女祭拜天地、太阴,尔后与家人分享果品,听家人散发欢笑,……就这么着,庭院、房屋,溢满家的滋味。

流言到这,该搁笔了。但心之所至,再稍微啰嗦。一则应邀作文,原欲命题“月球下听说”,后经推敲,觉得月球、月亮虽然同一,但“月球”为物,且太科学了;“月亮”或“月”为文化符号,才有人文意致,便定名“月下听说”。二则得说、能说自然很好,听说别有姿致、品致、意致。若不得说、难得说,那就听说,照样蛮好。(林暐博)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