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历史文化 本土文学

那些年代,我们交公粮

2017-09-11 15:28 保山日报 高 黎

人生是场旅行,过往的场景在代与代之间各有不同。譬如说那个年代我们交公粮,那叫一个热火朝天,80后们没有经历过,经历过的我们这些50后正在变老,于是用文字写下来,与同代人一起回忆曾经的时光,也让后来人了解那段属于我们那一代人的历史。

那是“队为基础,三级所有”的集体所有制年代。只要是生长在农村的人,交公粮是刻骨铭心,现在回想起来,还有几分振奋和热血沸腾。毕竟,那是农民对国家的奉献。

交公粮是在秋收以后,谷子割了,玉米收了,农村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公粮交了。从大处讲,是爱国,没有人会为交公粮而抵触,打心眼里认为交公粮天经地义。从小处讲,隔壁邻舍看着你,要是哪家不交公粮或没有完成任务数,就会说这是什么人,国家公粮都不交?还有生产队也管着你,公粮任务没完成,布票、肉票、肥皂票也会暂时扣着不给你,反正是丢人的事。

交公粮如此积极,并非农村都是丰衣足食,步入“小康”。当时的农村有很多人家口粮是不够吃的,特别是到了四、五月份,断粮的人家比较多,新粮又没成熟,于是东挪西借度饥荒,自留地里的玉米要熟未熟就撇了下来,用手磨拉了后吃面汤充饥。或者到低热河谷的湾甸坝、柯柯坝借粮,因那里的谷子熟得早,有的还是双季稻,先借了来吃着,到自家的谷子分到家后再还上。生产队的储备粮也派上了用场,但要借给谁家多少,必须经队委会集体讨论决定,队长也不能擅自作主。即使是这样,到了秋收新谷收回后,交公粮一样的积极踊跃,不会说不交或少交。

公粮也叫“皇粮”,是国家以实物征收农业税的最主要方式。

“皇粮”可谓历史悠久,有记载的是始于夏商周时期(公元前2070-1300年),分别采用贡法、助法、彻法征收,即“夏后氏五十而贡,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亩而彻”,是最早的农业税征收办法;到了春秋时期,鲁国宣公十五年(公元前594年),实行按亩征税的“初税亩”制度;自鲁国之后,楚国、郑国、晋国等国家也陆续实行了税亩制;到了汉代,“初税亩”叫“租赋”;唐朝称“租庸调”;民国时期叫“田赋”。不管是那个朝代,都是封建制国家,皇帝是最高统治者,所以又称“皇粮”。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推翻了几千年的封建制度,过往的“皇粮”称之为公粮。全国各地建立粮站系统,县级有粮食局,乡镇级建有粮管所,对粮食实行统购统销。那时的人民公社相当于现在的乡镇。每个公社下面有好几个生产大队,生产大队下面又有好几个生产队。生产队是最小的核算单位,领导班子就是队委会,有队长、会计、出纳、保管员和记分员。一家一户则是这个大家庭的成员,生产队长负责安排生产,会计和出纳负责管理财务和物资,还负责算出社员年终应分得的粮食和钱。生产队的粮食首先是要拿出一部分上交公粮,然后留足种子粮、储备粮和饲料粮后,才按生产队人口和工分数分配口粮到户,这就是“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才是自己的”。当时有首歌这样唱:“公社是棵常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瓜儿连着藤,藤儿连着瓜,藤儿越壮瓜越大。”形象的说明了社员与公社的关系。

生产队每年要交多少公粮,由生产大队统一计算和核定到生产队,生产队根据下达的任务数核定到户,人口多的户要完成公粮多达上千斤,少的户也有三五百斤,晒干扬净后交到粮管所,队里根据所完成数量记给工分。公粮一定五年不变,不会因丰年而增,也不会因欠收而减。每年秋收以后,谷子分到家了,就想着尽快晒干扬净后完成上交公粮的任务数,用那时新闻报道中的用语就是“干部群众踊跃交公粮,支援国家社会主义建设。”

交公粮首先要晒干,然后扬尽。晒粮需要场地,当时还没有用水泥铺成的地面,仅有少数人家的院场是用石灰、碎石和沙子拌合锤成的“三合土”。多数人家的院场是土面,容易起灰,就用竹篾编成的摊笆晒谷子。一张摊笆可以晒一百斤谷子,将谷子倒在摊笆上,用耥耙均匀搅开,晒一会又先后提起摊笆四个角,将谷子拢到摊笆中间,再搅开,一天这样反复好几次,只到太阳偏西才撮起装进竹篮里,第二天再挑出来晒。天气晴好的时候,晒干一场谷子也要三天。

交公粮大多是集中在秋收以后两三个月内,粮站里每天都是人挤人。白天要劳动,交公粮大多是一早一晚,所以早晚人特别的多,也就特别的挤,排队是常事。特别是早上,都希望能尽快交后回家赶上生产队出工。而下午虽说不像早上那么紧,但有的是收工回来没吃饭就先去上公粮了,谁都希望自己的粮能够一次验收合格。所以,好不容易排队轮到自己了,看着验粮员在验自家的谷子时就特别的紧张,眼睛只盯着验粮员,看他的表情,听他怎么说,一旦听说合格了就顿感轻松,还有种自豪感。验粮员会撕下一个单子,在上面写上验粮员的号、签上名,压在你的谷子上,这时你就挑着谷子去过秤称就行了。

验收不合格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谷子扬得不干净,还有少量瘪谷或稗籽;一种是晒干不够,没达到标准。扬不干净还好办,粮管所有晒场,也有风箱,可以再扬,扬干净了就行,用不着再挑回去。晒干不够就麻烦了,虽然说可以在粮管所的晒场上晒,但粮管所的晒场往往不够,因验收不合格需要再晒的也多,必须等着场子闲下来时才得晒。家近的就直接挑回家再晒,晒好了还要再挑来,还不一定过得了关,往返周折,既劳心也劳力。

粮管所每年都有几个固定的验粮员,验粮时就用牙咬,硬而脆的是合格的,软而绵是晒干不够,是不合格的。我们交粮时,都要自己先试“验”,认为干够了才挑去的。即使是这样,到了粮管所,被要求挑回重晒也是常有的事。人们也不敢得罪验粮员,因为晒得干与不干,合格不合格,就他一句话,说干不透就是干不透,你多说也无用。但人们就是不死心,如果验粮员咬了几颗后说干不透,就会立即请求再咬几颗看看,说应该是干透了,晒了几天几天了之类的话。后面的人等不得了,就赶紧说“咬我的,咬我的!”结果成了笑话。也有因什么事情或说错了什么话得罪了验粮员,一看是你,就整你一下,即便谷子是干的,他也说不合格,要你挑回去。聪明的会另请一个人帮挑去重新验,结果又验收合格了。

人们都说验粮员死板,其实是责任所致。验粮员责任重大,如果把关不严,让没晒干的稻谷进了库,就会发霉,影响全仓,这也使得验粮员对稻谷的验收近乎苛刻。后来有了一种测试干湿度的仪器,比验粮员还死板还要苛刻,说达不到标准就是达不到标准,仪器上显示的,讲都无法讲,验粮员也不用得罪任何人。人们这时又说,还是验粮员有人情味,偶尔还可以变通一下。

公粮大多是分到户自行晒干扬净后去交,生产队也会留一部分统一晒交。我们生产队有一块“三合土”晒场,主要就是用来晒公粮、储备粮、饲料粮等。麦收时又是打麦场,晚上是孩子们的游乐场,有时也在上面放电影或是演剧,类似于现在的文化广场。我是生产队的物资保管员,晒公粮是主要任务之一。队里会安排两个人与我一起负责晒谷子,每天将谷子挑到晒场上,太阳偏西了又收拢在场子上,盖上摊笆或塑料布。晒干了,通知队里男女青年来用风箱扬谷子,扬好还要负责挑到粮管所去交。本来晒三天就可以了,我们要多晒一天,所以,这种集体去交的公粮一般不会有交不掉的。后来,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交公粮就成了一家一户的事。再后来,不用交公粮了,原来的三合土晒场成了寨子中唯一的停车场。

我们属于达丙公社,这是一个很大的公社,地广人多,粮管所占地也比其它乡镇的粮管所大得多,分两个院子,每个院子都有很大的场子,场子周围就是仓库。当时手扶式拖拉机都还没有完全普及,交粮时多是用竹篮挑,一般一人挑一百斤。也有用鸡公车的,谷子装在麻袋里,一人可以拖两三百斤。当公粮验收合格,过秤后还要自己挑到谷仓里。谷仓的门窄而高,堵仓门的是一块一块木板,根据仓内谷子多少逐渐往上加,仓口也随之增高。仓口外用木板斜达一桥,走上木桥,到达仓口,将谷子从上往下到。装满一仓,封上仓门,再装另外一仓。

2005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决定,自2006年1月1日起废止《农业税条例》。为纪念这一历史性事件,2006年2月22日,国家邮政局发行了一张叫做《全面取消农业税》的80分纪念邮票。也就是说,国家免除了延续了四千多年的农业税。数亿农民告别了“皇粮国税”时代,不但不要交公粮,国家还发给粮食补贴,这只有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才做得到。因为只有在经济迅猛发展,国力明显增强的条件下,国家才具备了取消农业税的条件,才不会因免除农业税而影响国家发展的能力。

我们这一代人,总体来说是幸运的,经历了物质匮乏的年代,“食以野菜充饥、穿以补丁为荣”,有着清贫而快乐的青少年时期,也有过多年上交国家公粮的生活体验,更经历了国家改革开放、走向富强的全过程,是参与者,更是见证人。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这样的变化让我们骄傲。特别是国家废除了执行了几千年的农业税,农民不再交公粮,让我这个曾经是农民,当过几年生产队保管员的人来说,真是感慨万千。(高 黎)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