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历史文化 本土文学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2017-09-08 15:16 保山日报 杨瑞景

    教育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哲学家亚斯贝斯

    1995年8月的一个傍晚,爹说:“听说这学期学堂里要调来新老师,还是女老师呢!”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刚撂下半框子猪草,嘴里还啃着从地里刨出来的半截红山药。“吊?怎么吊?拿绳子吊着来的么?”我问爹的时候,心里即刻浮现出把人从山下吊到山上来的恐怖情景。爹白了我一眼:“是从乡里分配来的意思,听说是刚从师范毕业回来的呢!”

    我心下立即充满欢喜:上了三年学堂,全是清一色上了年纪的男老师,他们说话总是那么大声,面孔总是那么严肃,身上总是有洗不掉的烟味儿,我是不大喜欢的,还有些怕怕的感觉……这下好了,要有女老师了!

    我开始早也盼晚也盼,期待着早点开学,早日见到梦里那天仙般的老师。

    九月姗姗而来,老师终于来了。她从山脚艰难的爬到山头,雨后山路的泥泞顽皮地爬满老师漂亮的白球鞋。村里不通电不通路,“交通靠走,通讯靠吼”,唯有校门口一沟清悠悠的溪水,潺潺流向远方,还能给人几分安慰。

    我们的校舍亦极其简陋,美丽的老师只能住在昏暗的厢房。那些个秋日的傍晚,老师在厢房点起油灯,在昏暗的角落搭起炉子,一遍遍艰难地生火,枯树的枝丫划破了她柔嫩的手,黑黑的烟子涂满她白净的脸颊……美丽的老师之前定不曾吃过这样的苦吧?我心里这样想的时候,酸酸涩涩的。

    四年级以前,我不知道“作文”为何物,乡里进行的期末考试我也大多给它空白着。自从新老师教我们语文课后,她深情的朗读,像一首首百听不厌的歌,一直在荒凉的山村悠悠荡漾,如雨丝浸润着我们干涸的心田。课后,老师拿出一本又一本厚厚的书教我们读,我也开始学习写作文,本子上不再是千万遍的“羊踩白菜牛吃地”,偶尔也能写出几句像样的话来了。美丽的老师第一次在我的作文本上用红笔大字写下“真情实感,打动人心”的批语,第一次把我的作文当范文在班级朗读……

    老师鼓励的目光,就像浓稠黑夜中的点点星光,也像漫漫长路上的橘灯,照亮了我贫苦童年的求学之路。如果说,这些年,我偶尔能写点真诚的文字,还全靠美丽老师的功劳,是她在我心里播种下人生的第一个梦想……

    多年后的今天,我努力长成了老师的样子,每天幸福地站上讲台,教一拨又一拨的学生,读书写字。每当清晨,少年朗朗书声起,我便幸福地笑了。

    老师呵,长大后,我已成了你,是你用灵魂唤醒了我,我便当竭尽全力,摇动更多的树,推动更多的云……   (杨瑞景)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