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新闻中心 社会民生

    保山蓝天:蹒跚前行的民间公益

    2017-08-07 11:13 保山日报 傅华平

    如果有一份既要出钱、又要出力,结果还不一定讨好的事情摆在你面前,你会去做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就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仅甘愿去做,而且还一做就是几年。他们,就是在功利的社会里保持着一份纯净;满怀理想,蹒跚前进的保山蓝天救援队。

    自2014年开始筹建以来,保山蓝天救援队先后参加了临沧孟定地震、昌宁泥石流、大田坝地震等灾害救援,以及董达、丙麻、辛街、老营、柯街等地的数十起落水溺亡人员打捞。2016年9月10日,获蓝天救援队总部批准、经保山市民政局注册登记,保山蓝天救援队正式成立。

    4年间,这支致力于本地区群众性户外运动提供公益紧急救援保障,积极参与自然灾害救援、城市救援等社会公益救援行动的非赢利性公益组织,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他们经历了什么?又收获了什么?

    志愿者见面会

    “草根”战队,也有铁的纪律

    6月23日下午五点半后,在保山蓝天救援队位于保山市救灾中心的办公室里,陆续有队员前来报到。因为不久前发出的招募志愿者帖子,有9名志愿者前来报名,为此,救援队要举行招募志愿者见面会。

    仅20多人的会议,参会人员仍一一签到并记下签到时间,“虽然我们的队员来自各行各业,有警察、教师、医生、个私老板等等,人员构成复杂,但我们必须有自己的规矩,一支队伍的发展壮大离不开行为的规范。我们救援队里有明确规定,队委成员迟到罚款100元、做100个俯卧撑,并按一分钟10元延收。队员、志愿者减半执行。”面对记者的疑惑,指导员段发旭解释。

    这条在记者看起来近乎苛刻的纪律在队员眼里没有半点不近人情。“我们的队长也不例外,钱要罚、俯卧撑要做,即使在他生病的时候。”队长助理吴沁倚说。

    作为一支民间救援队伍,蓝天救援队尽力保持准军事化的管理,虽然有难度,但大家都会克服自身的困难。原本救援队所有的开支都是AA制,所以大家对罚款充公的方式都能接受。

    鼓掌欢迎、列队敬礼、个人介绍……见面会在下午6点准时开始。

    “救援现场的每一名队员都代表着蓝天形象,代表着中国民间救援专业形象,为了规范和约束救援现场的蓝天队员行为,以更好的完成救援任务,我们制定了《保山市蓝天救援队队员守则》。现在,就由我来给大家介绍。”为了让新招募的志愿者了解救援队的行为规范管理制度,行动2组组长左洪东逐条解读了救援队的章程、守则、须知。

    “对每位队员来说,这些守则、须知都是必须严格遵守的。他涉及到队员的自身安全,也涉及到我们的救援效果。”段发旭说。

    虽是一支“草根”战队,但记者眼前的这支队伍却处处体现着严格自律和专业规范。

    救援,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救援人员并不简单,为此,救援队通过外出学习、邀请教练、参加演练、内部训练等方式,提高队员的专业救援技能。

    2015年12月,指导员段发旭赴北京国家地震紧急救援训练基地,对城市救援中的破拆、顶撑、移除进行了系统、专业的培训。“没参训之前,在救援现场往往会比较盲目,无从下手,经过培训后就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如何带领灾区群众开展自救互救。”对学习培训的效果,段发旭体会颇深。

    参加省红十字会在保开展的急救师培训;多次参加保山市红十字会组织的心肺复苏、包扎止血、伤员搬运培训;邀请山东威海蓝天救援队专业水下救援教练进行水下救援培训;邀请云南蓝天直属队教官进行溺水自救与他救培训;参加保山市地震局组织的第一反应人培训;内部组织队员开展地震灾后救援、破拆、营地搭建、后勤保障等演练和培训……在不断的培训、学习和实战中,队员们实现了从普通市民向救援队员的转变,不断提升着“自救之余,尚可救人”的能力,也使救援队成长为我市参与重大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应急救援中一支不可小看的补充力量,圆满完成了数十起任务。

    装备组组长向志愿者介绍装备

    “草根”公益,播洒爱也需要爱

    从2014年筹建到如今,保山蓝天救援队的发展经历了一个起伏的过程。最多时,队员加志愿者曾达到过70多人。随着队内各项管理制度的不断规范和加强、保山蓝天救援队的正式成立,加之队员身体健康、工作调动、个人意愿等原因,不断有队员离队戓流失,截至目前,仅有正式队员32人。

    对救援队几年来接近50%的流失率,吴沁倚表示能理解。“毕竟,这是一件自觉、自愿的事,我们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坚持做好事,并且是既出钱又出力的好事。在这条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公益之路上,队员们相扶相依,蹒跚前行。

    吴沁倚,这位友善健谈的公益女战士,觉得自己的公益之路是冥冥之中的注定。2012年,刚刚做完手术的吴沁倚听到收音机里正在为一位患白血病的施甸女孩募捐,正与病魔抗争的吴沁倚当即捐出500元善款,并从此踏上了公益之路。看望孤寡老人、福利院儿童,给山区孩子送温暖,在公益路上行走了一年多的吴沁倚遇到了筹建的蓝天救援队。“我知道这是一个纯公益的组织,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少买几件衣服,少进几次KTV,把那些钱投入到救援队的公益事业中。”可现实,远比吴沁倚想象的要复杂。购置各种设备需要钱、每次出任务需要钱,油钱、过路费都是钱,而家庭、工作与出队任务的矛盾,也不可避免地摆在面前。曾经也想过退缩的吴沁倚说:“一想到‘同在蓝天下,生死是兄弟’的誓言,一看到工作群里的号令,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出队。因为我在这个队伍里感受到的大爱融化了所有的困难。”

    作为女性,吴沁倚和她的女战友们面临的最大压力来自救援现场,“最不能忍受的是遇难者家属声嘶力竭的呼喊和绝望的眼神,多少次,都忍不住想哭,但作为一名救援队员,必须强忍,如果我们都哭了,那遇难者家属还怎么依靠我们?她们需要我们的救助,不论是来自专业方面还是心理方面的。”秘书长杨玲说。

    公益之路上最不缺的就是感动,哪怕是在新招募的志愿者身上。

    志愿者刘鹍曾在户外运动中得到过别人的帮助,怀着一份感恩之心加入救援队的他,想把爱心传递出去。“如何让有限的人生变得更有价值,我希望在这个集体里找到答案。”刘鹍说。

    2008年汶川地震时,志愿者段海荣曾打电话到云南省红十字会请求前往灾区救援,由于是个人志愿者,他的救灾愿望没有实现。“9年了,我终于找到了组织。”见面会上的段海荣一度哽咽。不仅如此,他还约了堂姐一起。“我没什么特长,但只要有志愿服务的心,就一定能在救援队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段海荣45岁的堂姐王倩说。

    军人出身的张建明刚刚转为预备队员。作为一个有40多名员工的个私业主,张建明说,没有加入蓝天之前,闲暇一般都是打牌、喝酒,成为蓝天的一员后,虽然又出钱、又出力,每次任务都又苦又累,反而觉得充实了。“是这个集体让我对爱、责任、担当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这些东西不只适用于救援队中,也适用于我的家庭和企业发展。”张建明说。

    爱与奉献浸润着这支公益队伍,在追求生命价值的精神感召下,所有队员无声践行着“少说多做,默默奉献,完善自我,善待他人”的队训。

    就是这群默默奉献的人,其实也需要来自社会的帮助和援手。

    保山蓝天救援队在昆参加联合国INSARAG标准模拟演练

    作为民间救援组织,资金是救援队面临的最大问题,救援队的经费开支实行“AA制”,不论设备购置、培训还是执行救援任务所产生的费用,均由队员们平均分摊。“没有经费,购置不了先进的救援设施必然会影响我们的救援效果。如果有大功率的马达,我们的皮划艇就可以到风浪较大的地方施救;简易的水下打捞工具,不仅影响救援速度,对救援队员来说也存在安全隐患……”装备组组长罗玉鑫道出了救援队的无奈与苦衷。

    值得庆幸的人,公益的路上总有人相伴:“感恩芒宽幼儿园无私大爱捐赠救援车辆”“感恩保山王氏摩配向救援队捐冲锋舟机油一箱”这些在队员朋友圈充满温暖的帖子,让人们看到了携手公益的善良之举,每次点滴的捐助对于这个草根民间救援组织来说,都是一捧扎根公益的土壤,都是一份不断前行的动力。

    曾与救援队有过数次共同出队经历的隆阳区消防中队指导员李跃龙觉得,这支民间救援队伍,能克服人员分散、年龄、经费,工作与救援、家庭与救援等困难坚守下来,实属不易。期待他们能不断提高救援技能,在保护好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施行救援,发挥好社会力量的救援作用。“欢迎救援队到中队训练场开展训练;双方可以加强联勤联动,在登高、绳索、深井、山野等救援项目上进行交流,分享一些好的救援经验。”李跃龙表达了对这支“草根战队”和理解和友善。

    “蓝天救援队是应急救援体系中的社会力量,救援队的成立,填补了我市社会力量参与重大救援的空白。民政方面会以适当的方式给予他们一些支持,让他们发挥更大的公益价值。”市民政局相关人员告诉记者。

    个人的力量再大也是小的,集体的力量再小也是大的,公益之路不拒绝“抱团”前行,期待这支蹒跚前行的“草根战队”,能够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支持。

    记者手记:在采访保山蓝天救援队和稿件创作的过程中,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对于这样一个只讲付出不图回报的公益组织来说,稿件的刊发可能会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们,那会不会因此让他们背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占用他们更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呢?他们的公益之路会不会更加艰难呢?当然,我更期待看到,因为有更多人的关注,这支队伍能得到更多良善之人的援助,让他们的公益之路越走越稳健。(傅华平)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