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施甸县 施甸新闻

    施甸七七祭奠抗战英烈

    2017-07-10 15:46 保山日报 郭金灿 杨丽娟

    血洒施甸 历史不会忘记您

    2017年7月7日,雨季的施甸迎来了难得的晴天。6名仪仗队员捧着3具装有阵亡远征军遗骸的棺木,在列队默哀的人群注目下,缓缓前进,将他们送入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司令部旧址。这里,已经专门建设了一座灵堂,集中收殓殉国远征军将士遗骸,为未来建设远征军陵园及纪念馆做准备。

    为纪念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在云南省施甸县启动了“七七祭奠抗战英灵”滇西远征军阵亡将士墓地普查及遗骸寻找活动,将对远征军事迹进行收集整理,寻找远征军遗骸,建设远征军墓园,集中安厝远征军遗骸。旨在通过祭拜活动缅怀在滇西抗战中牺牲的抗日将士,纪念滇西抗战时期施甸县和滇西各族人民为抗战做出的牺牲和贡献,鼓舞后人为民族振兴和国家富强做出贡献。

    此次祭拜活动由“抗战史迹”志工团队、河南红山石志愿者团队、西安征程志愿者团队、关爱抗战老兵川军团、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云南省滇西抗战历史研究会等机构联合组织。

    位于怒江中游东岸的施甸,是抗日战争时期的重要交通枢纽,也是与日军对抗的前沿阵地,无数抗战英烈长眠于此。近年来,施甸县和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在民间机构、志愿者、媒体多方合作下,对埋葬在施甸怒江东岸的部分“远征军老兵坟墓”开展了寻亲活动,为多位长眠于此70多年的抗战英灵找到了亲人。

    此次被收敛的三位殉国远征军将士分别为远征军39师115团3营少校营长王春泉、87师260团第1营1等佐军医郑发平、87师260团1营3连上士排副简少良。

    近年来,施甸县一直致力于抗战文化的保护与开发,在施甸文学爱好者,民间志愿者的热心支持下,编辑出版发行了《滇西抗战第一枪》《血肉滇缅路》《滇西抗战支前》《横戈怒江》等一批反映滇西抗战的系列书籍,县志上对牺牲在施甸的远征军军官也有部分记载。2015年9月,施甸举行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抗战老兵、远征军将领后代、专家学者等百余人参加座谈,施甸在滇西抗战中发挥的作用被更多人知晓。

    “施甸对滇西抗战遗址,远征军墓地的保护让我们感动。为了让更多埋骨异乡的老兵亲人实现他们几代人的心愿,我们要在施甸启动远征军墓地普查和遗骸寻找。”深圳市龙越基金会理事长孙春龙说。该基金会多年来致力于关爱远征军公益事业,发现施甸有多处保存完好的远征军墓地和远征军散葬墓地后,在当地宣传文化部门,民间志愿者,国内各大媒体的支持下,先后为埋骨怒江东岸的4位远征军阵亡英烈找到了后人。目前,龙越基金会已派出20多名工作人员,邀请到专家11人进驻施甸,通过走访调查加紧对怒江边远征军驻地旧址附近的尚在远征军墓地和散葬墓地进行普查,并寻找遗骸进行DAN鉴定。

    目前,在施甸县境内还发现有40多冢有墓碑的抗战老兵坟墓,没有寻找到亲人。

    70载守护 异乡忠魂得安息

    郑冬香跪谢董接林一家的守护

    7月7日上午8时,时隔79年后,在滇西抗战中牺牲的87师260团第1营1等佐军医郑发平的女儿郑冬香带着儿子儿媳首次从陕西来到施甸为父亲扫墓。

    在位于施甸县由旺镇文笔山下远征军11集团军指挥部旧址旁的墓地边,望着一冢静静躺在玉米地里的坟墓,郑冬香一下子跪倒在地,失声痛哭。与此同时,远征军39师115团3营少校营长王春泉、87师260团1营3连上士排副简少良两位远征军抗战老兵的亲人,也从河南、四川两地远赴施甸,祭奠亲人。

    面对一直为父亲守墓的董接林,郑冬香一家一一向这位老者跪谢。董接林告诉郑冬香,“13岁那年,他从大理弥渡老家到施甸寻找参加远征军的哥哥,落脚由旺集市做手工艺。抗战胜利后,他到文笔山下玩耍,看到四川人在文笔山下建的一座难民营的墙上,用火炭写着“人在外,心在家,为了抗日打天下,夫妻老母难见面,要等何时才团圆?——郑发平”这样一首诗,由此对郑发平产生了敬仰之情,这首诗也成为董接林和郑发平结缘的因由。”一位老医生告诉董接林,部分伤亡战士就地掩埋在附近,随后,董接林在文笔山下找到了郑发平的坟墓。从碑文上了解到,郑发平原籍陕西省渭南市华县,中国远征军71军87师260团1营1连佐医官,1942年参加滇西抗战,于民国32年7月15日牺牲。在松山战斗中负伤被送回施甸后方医院,伤势过重牺牲,年仅28岁。他牺牲后,同乡战友张发亮、魏忠信、方治安、赵伯刚等人为他立了墓碑。

    此后,董接林每年清明节都要去祭拜郑发平。80年代土地下户后,董接林又通过与村邻商量,将郑发平坟墓前面的土地调为自家的自留地,保护下了这座英灵的坟墓。董接林告诉儿子董良:“自家的自留地里有一位远征军医生的坟墓,要把他当亲人一样保护好,每年给这位远征军老人祭拜。”

    千里牵挂 今天我带您回家

    简少良的亲人为简少良祭拜

    “今天我要带大爷爷回家!”简少良的侄子简张红看到了简少良的墓碑后,泪流满面地说。

    74年过去了,简少良的墓碑上面清楚的刻着“中央陆军七十一军八十七师二六零团一营三连上士排副简少良;原籍四川成都东水井街人士;殁于癸未年八月二十日吉时。”碑文上书有“太平山三岛慰英灵(5行7字)同事交友:曹世杨、张文祥、魏高魁、曹西庆、张怀德敬修,中华民国三十二年十一月十日同立”。

    74年来,乌木村的村民一直守护着简少良的墓,不让简少良的坟墓遭到破坏,把墓碑保全的完完整整。2014年,村里又以村民的方式重新为简少良修建了坟墓,每年的清明节都要给简少良祭拜。

    今年六月,简少良的侄儿子简张红通过成都《华西都市报》看到了一篇“为远征军筒少良寻亲”的消息,证实是年轻时就参加抗日战争而失去联系的大伯。据简张红介绍,一家人已经寻找大伯七十多年了,一直杳无音信。在知道大伯的坟墓后,简少良的侄儿子简张红一家人专程从成都赶到施甸祭拜大伯。

    为寻老兵 高速路停工三天

    王春泉的妹妹张王氏悼念哥哥

    今年6月,施甸高速公路施工方听到志愿者说沿途有一座远征军的墓地,但是不知道确切的地址,为保护英雄遗骸,指挥部当机立断停工3天,协助志愿者寻找英雄老兵的墓地。经过努力发掘,第一天就寻找到王春泉墓碑。碑文详细记载着,王营长名王春泉,39师115团3营少校营长,河南太康人,参战四次,两次立功,于1944年由楚雄接新兵步行返回保山驻地,因劳累过度病故。

    今年85岁的张王氏是王春泉的妹妹,小他17岁的她身体健康。王春泉参军时她才三四岁,很多事情都没有记忆。

    家里人知道王春泉是个营长,病死于云南。王春泉病死在云南后,他的二弟、三弟曾经到云南来找过他的墓地,但是没找到。从其妹妹及侄媳妇口述中得知,王春泉有一妻朱氏(亦是太康人)。二人育有一子,后来儿子生病不幸夭折。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