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新闻中心 外媒看保山

    缠绕千年的藤编

    2017-06-07 09:59 云南日报 朱金磊

    2017060703_res07_attpic_brief

    编织小藤椅

    2017060703_res11_attpic_brief

    削篾皮

    2017060703_res15_attpic_brief

    原材料使用来自缅甸的机广藤

    端午时节,腾冲市和顺镇十字路村的早市里的气息让人迷醉:粽叶艾草的清香溢满小巷,挽着竹篮买菜的老奶、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不时闪现,还有好多鲜灵灵的野菜……

    靠近早市的一处古朴房屋里,62岁的寸康民沉浸在自己的藤编世界里,外面热闹的早市丝毫没影响到他。

    寸康民走到屋外,从大水桶里捞起一根浸泡了5天的藤条,用手试了下。“这是我专门从缅甸进口的机广藤,是藤条之王,韧性好,每吨2.4万元。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都是靠马帮翻山越岭驮回来。”寸康民说,为保证藤器质量,他一直用的都是这种上好藤条。

    说完,寸康民拿起一把厚脊薄刃的篾刀,腰间系上厚厚的绿色的帆布围裙,坐在屋门靠里的位置,用双腿夹紧藤条,准备起篾皮了。

    “起篾皮必须要快,干了不好削。”寸康民右手拿刀先破开一端,用左手握着,刀再顺势向下,篾皮便顺从地从藤条上剥离开来。

    “下面要削篾皮。”寸康民一边说着,一边拿着起好的篾皮,用刀刃把篾皮压在膝盖处的围裙上,左手轻轻一拉,篾皮上不规整的部分便在刀刃上卷起了圈圈。反复几下,一根粗糙的篾皮变得厚薄均匀了。“这是最关键的步骤,它关乎成本和质量,一把舒适的藤椅首先是从一根厚薄均匀的篾皮开始的。”

    在腾冲,有三国时期的“藤甲兵”传说,也有明光、界头、猴桥等边境乡镇古代藤桥的遗迹。《腾越风情》记载,也许是因为藤条在腾冲的大量利用,古代腾冲的地名用字也以“藤越”、“藤川”等较为多见,并有因“盛产藤条得名”的记载,“藤”字直到明末清初才规范为“腾”。

    千百年来,腾冲一代代勤劳、聪慧的能工巧匠,利用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编织出藤椅、藤箱等日常用具,工艺精巧、品种多样、经久耐用。腾冲也因此成为闻名遐尔的“藤编之乡”。

    “1974年,我19岁时大队安排我空闲时学做藤编,按件记工分。43年了,我对这些工序早已谙熟于心,对关键步骤了如指掌。”寸康民回想起往事不由得感慨。高超的藤编技艺在他编藤椅的动作中,更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拿起一把扎好框架的小椅子,固定好篾皮的一端,就顺着编织了起来,长长的篾皮在他手里上下飞舞,任由他指尖缠绕,百转千回。他编得快速又紧致,像呼吸一样自然。

    寸康民曾赶上了藤编辉煌的时期。“1984年6月1日,我和两个小伴承包了当时的藤器厂,当时有40多名工人,干起活来热火朝天,藤编产品靠预订才能买着,工资也高,大家都以能进藤器厂工作而自豪,整个氛围和大环境都特别好。”寸康民讲起来眉飞色舞。

    现如今,盛况不再。寸康民说:“藤器厂的原厂房前两年被租给了外省开客栈的商人。现在我这里只剩下6个工人了,工人越来越不好招了。我儿子也是在我几番动员下,才帮我回来打理,不过他也待不住。”

    寸康民的坚守也给他带来了荣誉,1999年,他被命名为省民族民间美术艺人,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为此,他仍在自家的房屋里坚守着,两层6格的门面房,被他用来当做编织工坊,一楼加工,二楼摆成品。“这两层房子要出租的话,租金每年不会低于10万元,我们一年卖藤编的利润也才刚刚10万元。”寸康民说。在和顺古镇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这6格房子被他用来加工藤编太奢侈了。

    采访快结束时,寸康民带我们到二楼看了两把浸透着历史痕迹的深棕色藤椅。他说,这两个藤椅一个编织于1973年,另一个编织于1975年,都有40多年历史了,谁编的已经记不得了,但仍经久耐用。

    云报集团融媒体记者

    朱金磊/文 周灿 陈飞/图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