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历史文化 抗战文化

    走进抗战遗址北斋公房

    2016-08-31 17:14 baoshan.cn

    北斋公房,位于高黎贡山北段三千多米的山巅,由于常年积雪,气候恶劣,且道路险阻,又名“雪尖山”或“天近山”。始于唐南诏时,是古西南丝绸之道必经之路,而所谓斋公房,即历史上曾在此建立斋堂、庙宇并有道人在此地住过。20世纪40年代,一场正义与邪恶,文明与野蛮的战争曾在此进行。时隔60多年,我们一行7人踏上了北斋之行。

    清晨6点多,我们一行人从界头街出发了,7点半,站在黄泥坎向上遥望,和熙的阳光洒在黄色的马跳刻上,北斋公房犹如一处子静静的等在远处。一路上我们听闻着抗战时的一些遗迹介绍和流传在当地老百姓中的抗日小故事,如朝阳殿——抗日政府旧址;铁匠房,马面关抗战遗址等。当一脚踏过高黎贡山保护区的界碑,空气便挟裹着一丝阴冷扑面而来,阳光透过密林羞涩的落在青苔上,放眼四望,四周古木遮天蔽日,枯藤缠绕,青苔裹石,厥类,竹类缠绵低语,叮咚的泉水欢快的穿过森林,可谓谷深林密,涧水长流,脚下的路越来越窄,如果不是“大空树”,“小空树”地名的提醒,任谁也看不出这就是织就千年不朽传奇的古丝绸之道,“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是否有一天,这条路连带赶马人的吆喝,马帮的鼻息,战争的硝烟一并沉封于历史的记忆中。随着海拔的升高,此时的路变成了高底起伏的青石路,蜿蜒缠绕在山间,多年的落叶厚厚的贴在路上,脚踏上去,沙沙作响,抬头一望,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森林,连天空都变得细碎,想想未知的路和穿行在黑夜里的恐怖,我的心里竟有了一丝怯意。

    午时的森林,一片静谧,这片经历过血与火洗礼的森林静静的迎接我们的到来,沙沙的响声似乎在诉说半个世纪前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争。空气稀薄,山势险峻,气候无常,加之敌人苦心经营近2年……那是一场怎样的战争啊!想起抗战老兵孙朝晏在说起高黎贡山战斗时的情景:“我们除了一身武器弹药外,每人准带7-8斤的炒米,就地取积雪干咽炒米,冻毙者时有所见,”“那时打仗,晚上挖交通壕,与日军对峙,到天明时暂停不挖,在攻打冷水沟时,有一次,因为太累,有一个连的士兵睡着了,被日军包围,幸被连长发现,全连才幸免一死”。而老兵黄应华在回忆这场战争时说:“在奇袭北斋公房时,奉命不准走马帮道,行军成为一种体力极限的检验,山势险峻,脚下尽是经溪流冲刷而成的泥泞之路,又刚下过雨,踩上长满苔藓的石板滚石,一不小心就会摔得手脚朝天,要是踩上松动石头,整个人就会甩出去……”。

    迎着同事们胜利的呼喊,我不由得提起脚步,北斋公房沧桑的容颜呈现在我的前方:整个建筑占地约一亩,建筑面积约300平方米,分5幢建成,古寺屋面和木质梁架全部被毁,仅有石砌的外围墙体和地基,墙体上可见日军挖凿的枪眼射孔。站在残破的围墙上,仰视高处的冷水沟,感受着远征军将士生当人杰,死为鬼雄的凌云壮志,我们站在北斋公房面前,真诚的向这些为国家为民族而牺牲的将士深深的鞠上一躬,正如于右任老先生所提:“为世界、为正义、为祖国争自由,腾冲一战,碧血千秋”。(刘聪莲)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李美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